戒赌中心

外人眼里的“好人”把女儿的尿不湿钱都给了赌钱的堂弟


发布日期:2022-03-17 10:33    点击次数:68


外人眼里的“好人”把女儿的尿不湿钱都给了赌钱的堂弟

“他是个很好的人,但我不想过了。

” 半夜迷迷糊糊地感觉手机在震动,强撑着支起眼皮,瞥了一眼,又是娟!无非是和老公那些扯不清的烂事,实在不想接听,又怕真的出事,毕竟吃安眠药这种事都好几次了。

电话里的号啕大哭随着断断续续地控诉变成了抽抽搭搭,最后恢复了正常的语气。

我知道,她又一次说服自己原谅了他。

这次崩溃的导火索是娟刚发的工资被凯(娟的老公)转给了自己的堂弟,因为赌博被人控制需要拿钱“赎人”。

被娟发现后难免又是一场暴风雨,而凯只是一句轻描淡写的“那是救命钱,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同情心,果然最毒妇人心!”……“那是蓓蓓(他们半岁的女儿)的奶粉和尿不湿钱!”娟娟的控诉一贯地绝望无力。

我已经烦透了安慰她,或者说早就知道说什么都是白费力气。

年前租车送没买到票的同事回家、把定期存款提前取出来赠给表妹补贴嫁妆、拿娟娟新买的连衣裙给大姨妈脏了裤子的女同事替换、买水果从来要多给三块五块、把借出去好不容易收回来的钱请兄弟们足疗……这些数不清的前科每一次都让娟娟歇斯底里,这一次也不例外。

吃药、割腕、闹离婚,永远都改不掉她老公的“好人习惯”。

每次的控诉的结尾都会附上一句:“他以前是个有责任感有爱心的人啊,为什么我们谈恋爱结婚以后就这么冷血,对别人却那么好?”回想当初,娟是个恐婚的人,现在却死活放不开这样的人渣(她仍然意识不到),大概是因为少女时代凯给她的“温暖”。

娟的父母小学时离婚,后来就一直跟着父亲,没有小说里的恶继母,也遭遇了同款虐待。

初中放月假回家,除了一包最便宜的卫生棉,没有任何东西能带回学校,更不用说零花钱。

少女刚来月经,大多不正常,娟娟就属于量多周期长的那种。

而父亲坚持认为娟是以买卫生棉之名索要“巨额”零花钱,被甩过几次耳光之后,娟习惯了忍受每个月脏了裤子后男生的嘲笑和女生的鄙视。

在灰暗而无助的少女时代,是凯一次次给娟腰里扎上自己的校服外套,甚至用同样不宽裕的零花钱给她买了一箱苏菲。

这件事, 博彩公司成了娟日后无数次原谅凯的借口。

“他也是单亲啊,那是他妈妈给他买参考书的,回去肯定被打了。

” 初恋的故事听起来纯洁又凄美,可是娟从没没有看到过凯的“另一面”。

作为初中同学,我当然也看到了他对娟的暖,应该说是对所有人的“暖”,宁愿迟到被班主任关在门外,也要坚持给宿舍里所有人打好热水;宁愿拿着自动铅笔吃力地涂答题卡,也要把2B铅笔硬塞给忘带的同桌;宁愿一个人画板报,也要给以画板报为名独处的小情侣创造机会……听起来很暖很好对不对?可笑的是,从来没有人感谢他这种“牺牲式的讨好”,只有同样缺爱的娟吃一套。

娟永远都想不到,作为邻居的我看到凯对亲人有多么冷血。

无视母亲被父亲殴打时的求助,关紧房门防止也被打;把母亲唯一的首饰金耳环送给楼下捡垃圾的阿婆;为了讨好父亲,故意捏造母亲和陌生叔叔偷情的“事实”…… 这些事情,如果是现在的我肯定不会多嘴告知。

但当年思想单纯血气上涌,在得知他们恋爱的第一时间就全盘托出了。

奈何,娟认为这是我暗恋凯而不得的诋毁。

其实凯从来都没有变,是娟坚信他完美罢了。

她所不能理解的对外人很好,对家人冷血这件事,从十几年前他对母亲的态度就可以得知。

现在,这个冷血的对象变成了她。

很多人不理解,为什么一个人对外人那么好,却对最亲近的人这么狠毒。

其实,很好理解,这人太缺爱,太爱表现,又太无能了。

他想做一个人人喜欢的“好人”,能力不及,只能选择最容易的。

他对别人“好”对家人“坏”,无外乎这几种原因: 1.讨好外人的成本较低——和外人相处时间短,讨好一次就能获得好评;家人天天在一起,所有时间都表现完美根本不可能做到。

2.讨好外人更容易得到认同——做一件小小的“好事”就能得到陌生人的称赞,数年如一日的体贴和孝顺也会被妻子、家人视为理所应当。

抓牌规则:由庄家最先开始抓牌,庄家可抓十四张牌,其余玩家都只能抓十三张牌。抓完牌后由庄家开始,先从手中选一张最无用的牌丢出,此时其他的玩家都可以要这张牌。

想到快速地获得认同,当然是讨好外人来得快。

3.家人这种安全的关系不需要费力讨好——陌生人甚至同事之间的关系都是非常脆弱的,一个小误会就能摧毁。

而家人之间的关系相当安全,即使凯对母亲冷漠相对,他依然是母亲唯一的儿子,即使凯一次次花光了娟好不容易攒下的家用,还是获得了原谅。

既然家人的关系不用费力维护,又何必日常讨好呢?呵呵。

其实,凯这种行为并不是结婚后才显现,只是娟选择性无视罢了。

还在恋爱同居的时候,娟就说过一件自己难以接受的事。

当时房东想提前终止租赁,但不愿意赔付一个月房租,于是在外面散布娟行为不端、半夜带不同男人回家的谣言,并得意地和凯描述说他出差期间娟各种“不正经的行为”。

正常男生即使不撸起袖子揍嘴巴不干净的房东,也会掀起一场骂战。

而凯,非常“诚恳”地向房东道歉,并且以不要原来的押金作为“补偿”!对,得到了房东的称赞“小伙子你真讲道理,这种白天上班晚上卖的女的你早点分了好,不然要把病带给你的。

” 我不知道娟是怎么忍下这件事的,是少女时期凯给她的“温暖”,还是对幸福婚姻的终极幻想,亦或是“人无完人的”自我安慰。

娟语气平静后向我道歉半夜打扰了我,就互道了晚安。

这件事又这样了了,不知道多久以后的某个深夜我还是会被吵醒。

娟的事情,让我从恋爱开始就对暖男类型的男生望而却步。

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,这张温柔的面具下,藏着怎样丑陋的内心,一旦触碰,就会伤得体无完肤。

举报/反馈——本文tag标签——赌钱